时尚新闻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在逝水流年中追寻弥足珍贵的青春,友情与爱情,还好,都在_情感
发布日期:2020-05-26 01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收到秋月结婚的消息,我辗转了一夜,迷迷糊糊醒来,天已经大亮,鼓起勇气,匆匆赶赴现场,绿茵茵的草地,温暖的阳光,耳畔传来司仪庄重的声音:“秋月女士,你愿意嫁给范先生,无论他贫穷或富有,健康或疾病,爱他,忠诚于他吗?”

“我愿意!”秋月洋溢着满脸的幸福,清澈的眸子,明媚的笑脸,干净的声音,还是十年前的样子,当年的范师兄成了稳重的范先生,羡煞旁人的一对……

认识秋月是那年九月,天也如今天这般湛蓝,阳光从斑驳的树影中泄下来,那般纯净美好,经历了十二年寒窗苦读的我们终于修成了正果,迫不及待地来这象牙塔感受一下美好时光。

那天我整理好床铺,去水房接水,不知道怎么回事,水龙头就是不听使唤,我不碰还好,一碰就水花四溅,100℃的水,天女散花似的,神仙也接不了,正当我准备悻悻地离开,一个穿牛仔背带裤的女孩走过来随便拧了几下水龙头开关,水就听话地拧成一股了。

我抬眼看她,短发明眸,好亲切的笑脸,刚要道谢,她伸出了手:

“你好,我叫秋月。”

“金秋圆月!”我接口道。

很自然地,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,一起上课,一起下课,一起听喜欢的歌,一起谈自己的理想,一起分享彼此的喜悦,一起鼓励对方努力,一起消散彼此的乡愁……

一个周末我和秋月去逛街,莫名其妙地被两个阿姨拉进了一家美容院,那些所谓的美容师一眼就看出我俩是单纯的学生,往我们脸上粗糙地敷了一层厚厚的泥膜后就把我们晾在那,抛出一句狠话:“不买化妆品不撕膜。”

我兜里就二十块钱,急得眼泪直打转,那个年纪又不知道怎么维权,秋月比我镇定多了,把兜翻给“美容师”看,她们确定我们身上只有几张毛票后,给了我们一瓶乱糟糟的产品,匆匆擦去我们脸上的泥。

我俩灰头土脸地跑出来,望着彼此白一块花一块的脸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垂头丧气的情绪一扫而光,我郑重地举起三根手指,发誓道:

“等我赚到钱了一定送秋月一套最好的化妆品!”

“我等着!”秋月格格地笑……

从此我们的关系又近了一步,别人是一起扛过枪,我们是一起同过窗,还一起“患过难”啊。

时光飞逝,秋去春来,万物复苏的日子,细菌也滋生得更快一些。一天早上醒来,我感觉脸上一阵刺痛,摸出镜子一看,镜子里的我脸上斜斜地长出一片两厘米长的红疹子,小泡泡一个接着一个,密密匝匝的,铮亮,好像随时都要破的样子,我吓得猛地坐起来,突然感觉到屁屁内侧也丝丝拉拉的胀痛,我嘤嘤地哭了,想家!

秋月带我去了医院,医生诊断为带状疱疹,需每天多次抹药,不然就很有可能扩散并留疤。

Power by DedeCms